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推到 Facebook 推到 GOOGLE+

翻譯社

 

台大 翻譯社 翻譯社價格 台中翻譯社 高雄翻譯社價格 翻譯社 推薦 日文翻譯社價格
翻譯社
翻譯社價格是一家國內知名的專家學者翻譯社價格,我們提供各產業、各類型文件精準翻譯社價格,精通各國語言筆譯、口譯、公證。
 
 

 

翻譯社的歷史長久

很多人可能對我這裏講的“補”和“扔”感到擔心——怎可以倡導“亂來”呢 這不是亂來,而是分享實戰中的應付方法。所謂實戰,也就是說:. 譯員卡住了,整個活功也就都卡住了,所以沒有其他選擇.只有說下去。 . 譯員的水準都是相對的,都是從不懂處較多進步到不借處甚少。也就是說,都是從“補”和“扔”中過來的,這是現實英文翻譯社。

. 如果還不放心“補”和“扔”,那在目睽睽之下,還有什其他辦法嗎?恐怕沒有。

上述三步法講的只是實戰中的應付技巧,耍想減少“聽不懂”的成分,就必須不斷提高白己的語言技能,增加知識量。

壹種語言文字的意義經由另壹種語言文字表達出來叫做英文翻譯社。英文翻譯社有兩種主要形式,即英文翻譯社和筆譯 。英文翻譯社可以是兩種不同的民族共同語之間的英文翻譯社,也可以是標準語同方言之間或壹種方言同另壹種方言之間的英文翻譯社。本書所講的英文翻譯社屬第壹類英文翻譯社,即漢語同英語之間的英文翻譯社。

英文翻譯社的曆史源遠流長,可追溯到人類社會的早期。在漫長的人類原始社會,原始部落群體的經濟和文化活動屬壹種各自政的區域性活動。隨著曆史的發展,這種自我封閉的社會形態顯然阻礙了人類經濟和文化活動的進壹步發展,於是各部落群體便生了跨越疆域、外發展的願望,生了同操不同語言的民族進行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需要。語言不通顯然成了影響這種跨民族交流的最大障礙,而英文翻譯社作中介語言媒介可以使人們與外界進行經濟和文化交往的願望得以成現實。於是,構築人類跨文化、跨民族的交際活動的橋梁——雙語種或多語種英文翻譯社便應運而生。

 

翻譯社推動文化

在人類社會的發展史上,英文翻譯社活動成了推動人類社會的車輪滾動的潤滑劑。人類的英文翻譯社活動忠實地記錄了千百年來世界各族人民之間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科技、衛生和教育的交往活動。古代社會東西方文明成果的交流,佛教、基督教、儒教和伊斯蘭教的向外傳播,文成公主婚嫁西域,馬可·波羅東遊華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鄭和下西洋,鑒真東渡扶桑;近代社會西方世界與中國之間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諸方面的風風雨雨;現代社會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聯合國”的建立,“世貿組織”的形成;當代社會中國全方位的對外開放,經濟持續高速發展;今日訊息時代“地球村”的發展,歐元區的創建,亞太經合組織的成立;歐亞峰會的召開……,人類曆史上的各大事記無不烙有英文翻譯社的印記。顯然,在人類的跨文化、跨民族的交往中,英文翻譯社無疑起著壹種催化劑的作用。

英文翻譯社作壹種專門職業,在我國已有二千多年的曆史。古時,從事英文翻譯社職業的人被稱之“譯”、“寄”、“象”、“狄銀”、“通事”或“通譯”。《禮記·王制》中記載:“五方之民言語不通,嗜欲不同。達其志,通其欲,東方日寄,南方曰象,西方日狄革是,北方曰譯。”《癸幸雜識後集·譯者》作了這樣的解釋:“譯,陳也;陳說內外之言皆立此傳語之人以通其志,今北方謂之通事。” 《後漢·和帝紀》提到了當時對譯者的需求:“都護西指,則通譯四萬。”

 

翻譯社譯員國文造詣

數百年來西方各國雖然也有專司英文翻譯社之職的人員,但是大部分的譯員屬臨時的兼職人員。英文翻譯社作壹種在國際上被認定正式專門職業是20世紀初的物。第壹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19年,“巴黎和會”的組織者招募了壹大批專職譯員,他們以正式譯員的身份“巴黎和會”作“接續英文翻譯社,’(或被稱“連續英文翻譯社,’)。“巴黎和會”結束機構的創始人。從此,英文翻譯社的職業性得到了認可,英文翻譯社基本方法和技能的訓練開始受到重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紐倫堡戰犯審判的英文翻譯社工作采用了原、譯語近乎同步的方法。

數百年來西方各國雖然也有專司英文翻譯社之職的人員,但是大部分的譯員屬臨時的兼職人員。英文翻譯社作壹種在國際上被認定正式專門職業是20世紀初的物。第壹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19年,“巴黎和會”的組織者招募了壹大批專職譯員,他們以正式譯員的身份“巴黎和會”作“接續英文翻譯社,’(或被稱“連續英文翻譯社,’)。“巴黎和會”結束機構的創始人。從此,英文翻譯社的職業性得到了認可,英文翻譯社基本方法和技能的訓練開始受到重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紐倫堡戰犯審判的英文翻譯社工作采用了原、譯語近乎同步的方法。

翻譯社在最近新增了「實物翻譯社」功能,讓用戶拍照後,可以透過選取某物來進行識別並翻譯社出這個物品的中英文,不過在翻譯社上有些出入。根據環球新聞報導,有外媒表示實物翻譯社功能雖然有趣,不過實用程度還有待觀察。

 

翻譯社翻譯清晰易懂

實物翻譯社功能雖然可以很方便的讓用戶不需輸入文字就能得到翻譯社,不過在偵測物品的準確度還有待改進,像是小便斗變成了歐式吊燈、最近很夯的馬來貘也變成了山東細犬以及靈提犬,這樣的翻譯社讓國外的媒體質疑了實用程度。雖然在翻譯社的準確度還有待加強,不過網友表示這樣有趣的翻譯社也可以位生活帶來樂趣。

多年後隨著社會進步和語言發展,「信、達、雅」的標準也浮現侷限不足之處,許多譯家都曾提出修正或賦予不同的解釋。例如林語堂於〈論翻譯社〉一文把嚴復的「信」改稱為「忠實」,指譯者對於原文作者該負的責任,需「忠實於原文,不負著者的才思與用意」;把「達」改稱為「通順」,是譯者對於譯文讀者該負的責任,且「與尋常作文之通順問題無甚差別」;而「雅」因無法充份說明藝術詩文戲曲的翻譯社特色,林語堂就把「雅」代換為概念更大的「美」,成為譯者對於藝術該負的責任,應「以原文的風格與內容並重」。

 

翻譯社的翻譯規則

思果也有類似的修訂,把「信、達、雅」改成「信、達、貼」。「信」是表出作者原意,不要表錯;「達」是指讀者看得懂作者原意;「貼」則是指「原文的文體、氣勢、說話人的身份等各方面是否做到恰如其分的地步」。而劉重德則把「信、達、雅」改成「信、達、切」。「信」為保全原文意義,「達」指譯文通順易懂,而「切」乃切合原文風格之意。

劉重德認為嚴復的「雅」只不過是各文體風格中的其中一種,尤其是指古漢語,不適用於現代中文;而「切是個中性詞,適用於各種不同的風格」,故將「雅」改為「切」,成為新的翻譯社標準。另外,吳潛誠更直言批評嚴復的「信、達、雅」不合時宜,他認為現代文學作者風格變化多端,許多作品(如荒謬劇)的原文既不達又不雅,則譯文如何求得既達又雅?充其量一個「信」字以求忠實於原文也就夠了。趙元任於〈論翻譯社中信、達、雅的信的幅度〉一文中也有類似的看法,他認為如果原文不雅不達,而譯文達雅的話就失信了,因此「還是得拿信作為翻譯社中的基本條件」。

 

翻譯社需注意原作的神韻

除「信、達、雅」之外,也有譯家提出其它翻譯社標準的範疇,諸如「神似」和「化境」等。陳西瑩在〈論翻譯社〉一文中認為「信」還分有三種不同境界:「形似」、「意似」、「神似」。「形似」就如同忽略原文風格且過分拘泥字面的直譯;「意似」則是超乎形似、模仿原文個性風格的翻譯社;而唯有「神似」才能捕捉到原文的神韻。另外,茅盾在〈譯文學書方法的討論〉曾剖析「形貌」和「神韻」的關係。他認為中西文字不同,翻譯社時難以同時保存原作的「形貌」和「神韻」。

因此「有時譯者多加注意於原作的神韻,便往往不能和原作有一模一樣的形貌;多注意了形貌的相似,便又往往減少原作的神韻」。茅盾主張若兩者不能兼顧時,則寧保「神韻」而略微讓「形貌」有點差異,因為在文學翻譯社上「神韻」比「形貌」更具備感人的力量。但在實務譯事上,保留「形貌」易而捕捉「神韻」難,而且「形」與「神」實為相輔相成的一對矛盾體,只要「形貌」有所偏差,則「神韻」也難以周全。

 

翻譯社理想的譯文

而受到中國傳統美學和藝術理論影響,傅雷博採眾家之長,為「神似論」作總結。他於〈高老頭重譯本序〉說:「以效果而論,翻譯社應當像臨畫一樣,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他認為「傳神」重在理解、體會、感受、領悟原作的精神,「任何作品,不精讀四、五遍決不動筆,是為譯事基本法門。第一要求將原作(連同思想、感情、氣氛、情調等等)化為我有」(〈論文學翻譯社〉);再者就是做到行文流暢、用字豐富、色彩變化;最後是氣息文脈貫通,「理想的譯文仿佛是原文作者的中文寫作,那麼原文的意義與精神,譯文的流暢與完整,都可以兼籌並顧」(〈高老頭重譯本序〉),也就是文章風格必須統一完整,傳達原文的精神。

 

翻譯社的翻譯要流暢通順

翻譯社標準即譯者從事譯事時所應遵循的原則,而一談到翻譯社的標準或指導原則,許多人馬上就會想到嚴復於晚清所譯《天演論》一書中〈譯例言〉所提出的「譯事三難:信、達、雅」,它們長期被翻譯社界奉為最高標準,郁達夫還稱之為「金科玉律」。簡單來說,「信」就是「不倍文本」,忠實完整地傳達原文的內容和風格,不過僅「求其信已大難矣」,並不容易達到。「達」是指文字表達的通順暢達、邏輯清楚,而且「顧信矣不達,雖譯猶不譯也,則達尚焉」,突顯「達」的重要性。「雅」則是「信達之外,求其爾雅」,重視文采與詞藻的潤飾,乃至於「用漢以前字法句法,則為達易」,亦即以復古典雅的文體撰寫以通達「精理微言」;而若是「用近世利俗文字,則求達難」,也就是使用當時的白話寫作反會「抑義就詞」,難以表達。不過這種觀點忽略了語言文字是會隨著時代社會發展而演進。而嚴復對「雅」的說法有其時代背景的考量,他的翻譯社手法必須刻意用古文求雅才能吸引當時的文人學士閱讀,但其概念容易引起爭議。例如瞿秋白在寫給魯迅的信上就云:「一個雅字打消了信和達」。


翻譯社的統一譯名
嚴復提出「信、達、雅」被後世奉為翻譯社的圭臬,不過其實連他自己也未嚴格遵守這些原則。嚴復以救國圖強為目的,於翻譯社時加上大量按語注解,將原著內容聯結到中國的政經社會局勢,以表達自己的思想。正如王宏志所說:「嚴復所關注的並不是翻譯社本身,也不是原著,而是經由翻譯社輸入的思想怎樣可以對中國讀者產生作用。」也就是藉由翻譯社來推動國家社會的改革。嚴復對於原文大幅更動改寫,使其譯文更像是「編譯」或「譯述」。事實上,嚴復稱其《天演論》「題日達旨,不云筆譯,取便發揮,實非正法」,且商務印書館最初刊行的版本就是載明「嚴復譯述」,而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全文對譯。


翻譯社效率快速內容優質
嚴復雖未達到自己所提「信、達、雅」原則,也沒有對這些原則作系統性的闡釋論述,但它們卻成為開啟後世翻譯社標準的先河,撰文討論的學者譯家不可勝數。魯迅就承襲「求信」的翻譯社標準,主張直譯的「寧信而不順」,反對趙景深主張「與其信而不順,不如順而不信」的翻譯社標準。

魯迅於〈幾條順的翻譯社〉一文中就道:「譯得信而不順的至多不過看不懂,想一想也許能懂,譯得順而不信的卻令人迷誤,怎麼想也不會懂,如果好像已經懂得,那麼你正是入了迷途了」。魯迅的「信」是忠於原文的直譯,而「不順」指的是在翻譯社時「不但輸入新的內容,也輸入新的表現法」;一方面儘量輸入,另一面消化吸收,以便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把原本讓人覺得有「異樣」的表達方式,後來可以據為己用。換言之,翻譯社寧可吸收外來元素而造成譯文的不順,也不願意順應。